关于我

我是黄磊,一个软件工程师。

在从事软件开发之前,我做过外贸销售和英文编辑。

2017 年年初我开始自学软件开发,十个月之后,我开始了前端开发的职业生涯。

职业上的曲折探索,根源在我人生前二十年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没勇气面对这个问题。所以,现在我时常反思,自己是否依然决断力和行动力不够。

我认为由个人很难控制的早年人生经历来完全决定他/她以后数十年的成年生活,是非常残酷而不公平的。我清楚我成长过程中的不足和缺陷,我知道这些问题应该在人生早期就被解决,但我并不羞愧于我依然要在大龄时去解决这些问题,去 self-parenting。我相信终生学习,我相信每天早上起床又是一个新的成长机会。

我对于技术有比较复杂的理想主义。

以技术理想主义来考察程序员这份职业的意义,很难看出激动人心的东西。程序员通常与过劳和早衰联系在一起。我们用技术提升了社会生产率,然而我们自己却更累。更何况,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在帮产品经理和营销专家们去对消费者进行社会工程操控(Social Engineering),这是制造消费主义共识的可鄙的一环。

尽管如此,程序员依然是我迄今最满意的职业。这份职业与之前最大的不同在于,它让我掌握了新的元语言去理解技术对社会的意义,让我拥有了更多创造的自由。

我有个小小心愿,就是能用技术让世界稍微好一点。我知道这很难做到,通常技术人员也难以看清技术的后果是什么。我们都在一个难以控制的系统里面,而这个系统日益展现出反乌托邦的一面。

我有很大部分清醒时间都在写代码和读代码。不写代码的时候,我喜欢健身和看书。

目前我比较喜欢 Brené Brown 的书,计划接下来读 Maya Angelou。